梁文道:疫情危机下的经济形势与就业

来源:混沌大学作者:授课老师 | 梁文道 作家,看理想APP策划人网址:https://mbd.baidu.com/newspage/data/landingsuper?context=%7B%22nid%22%3A%22news_10549784377509911634%22%7D&n_type=1&p_from=4浏览数:2 

在大萧条来临之前,以及来临的时刻,我们能不能重新思考今天的经济政策?对于社会资源的安排,我们是不是值得做一些根本的重新探讨和置疑?

在今天这样的一个疫情蔓延全球的时刻,是时候对这个世界,多一种观看的角度;对这个观点交锋不绝、不同声音此起彼伏的舆论场,是时候保持一个有距离的观察,甚至批判的可能。

疫情危机引爆经济结构性问题

我们现在面对的危机,这个由新冠肺炎蔓延全球所造成的危机,可能只是一个导火索。

或言之,新冠肺炎只是点燃了危机,而很早以来,易燃的气体或者液体已经充斥其间,等待一点小小的火星而已

那么,这个危机实质上是什么呢?那就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一直长期潜伏的问题。

事实上,目前全球很多经济学家都已经认识到这个现象,甚至,早在这一次的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有很多的学者、专家和分析人士做出预期——美国股市长期以来的兴旺表现什么时候会有触礁的那一刻?

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经济学家大卫·布兰弗罗过去曾经在英格兰银行任职,他比较有名的一个事迹是在2007年就曾经在演讲中提出,他预感到一个金融危机即将爆发。

他当时提出一个 “The Economics of Walking About” 的概念,就是说一个经济学家应该关注什么呢?与其多看很多数字,不如去看新闻报纸的头条,去听街头巷尾老百姓在聊什么。

那么,他为什么要提出这样一种看起来并不严谨的获取信息的方法呢?

就是认为在今天的市场上,很多动摇大家信心的重要因素,我们每一个人可能早就在生活的范围内有所感知。

这一次,同样也是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布兰弗罗就已经提到,美国股市即将面临重大调整。也就是说,美国股市现在所面对的问题其实是美国经济发展长期以来的问题,也代表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发达经济体的一些问题。

那么,这个问题是什么呢?

▍1. 结构性风险被点破

过去十年,美国劳动生产率没有大幅的提升,但是尽管如此,美国GDP还是保持了比较稳健的增长、就业市场维持了大体的稳定。

现任总统特朗普一直以来把美国的就业情况作为自己足以夸耀的功绩,并认为就业指标非常有利于自己的连任,常常拿出来宣传。

但是,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现在每一个劳动力的产出其实并没有提高,这意味着GDP的增长存在泡沫现象。

▍2. 准备面临长期的经济萧条

现在泡沫爆掉了,全球即将面临一场类似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这是全球经济学界很多学者的共同担忧。

最近,全世界各地的央行都在努力出台政策,延续宽松的路线,很多发达经济体的央行降低利率,甚至达到负利率。

我们此前认为,央行不会轻易使用的武器底牌都纷纷亮出。

但是,接下来还能怎么样?市场会不会有足够的信心?依然是一个问题。

▍3. 短期关注保障就业

在长期而巨大的经济风险之下,政府短期内最应该关注的就是就业。

另外,我们今天还要试图探讨上述三点之间的关联。

应当注意到,经济学的探讨,可能不能仅从经济学的范围来看,而是要放在一个更大的政治、社会和历史背景之下。

劳动生产率与就业形态变迁

简单回顾一下,过去十年,美国的整体劳动生产没有提高,但是就业人口依然充分。

何以如此?因为今天大部分新增就业,都不是上世纪80、90年代大家较为习惯的、稳定而长期合约形式的中长期就业,而是短期零散的合约形式。

回想中国因疫情大规模隔离和封锁的时期,维持社会在某种程度正常运转的一线劳动者,比如送外卖的人员、马路清洁工、维持物流运转的工人等等,他们中的大部分合约形式都是是非中长期合约。

事实上,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短期聘用形式的增加大量存在,数字逐步增加,不仅是在发达国家,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

以旅游业为例,当时2008年金融危机,很多公司都减少了员工不必要的出差,或是降低了他们的出差待遇标准。

但是,这个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也没有对国际旅游业造成根本性的打击。

恰恰相反,2008年以来,全球国际旅游的次数从2007年的8亿增长到了2019年的14亿次。而围绕航空产业,还产生了一些新兴的旅游服务业,比如Airbnb、相关的旅游酒店住宿提供网站业务都有大幅增长。

而围绕旅游产业的就业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呢?

今天,在全球旅游业提供服务的人员,从酒店、民宿内部的清洁服务,到酒店、民宿背后的供应餐饮业、食品行业、加工制造行业等聘用着大量的非正式、非长期合约的员工。

除此之外,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可能进一步取代现在专属于某些人的工作,比如会计师、精算师,甚至律师、医护人员,都有可能逐步随着人工智能的大规模应用而被取代

这将会对失业率造成进一步的打击,越来越多的人会掉入没有长期合约保障、进而没有相应退休福利安排的社会制度下。

而我们要进一步追问的是,如果社会上越来越多的人,被动陷入手停口停的状态,失去工作保障、失去收入,会对社会和经济造成怎样的影响?

我们已经看到,即使是在发达国家,比如美国,很多人担心如果被确诊感染,他就要被迫隔离、接受治疗,他会担心自己没有保险,不足以支付医疗费用。

如果没有被迫,他甚至不想去接受病毒检测,那么他可能会成为一个潜在的病毒传播者,这就将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另一方面,当越来越多的人处在手停口停的状态,被迫中断工作,那么经济就可能面临长期的衰退、甚至步入萧条,而这些人会进一步面临失去生活保障的情况。

保就业与经济学的未来

所以,保就业,现在是全球很多经济学家都认为应该要做的事情。

但是,该怎么样来保障就业呢?

有几种办法,其中一些办法是现在很多国家已经在做的,比如说给企业减税,甚至是直接发钱来帮助企业去继续渡过难关。

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做法,我们还见到有别的建议也相当有趣。

比如说有一位经济学家,在过去多年很受关注,那就是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他之所以有大众知名度,主要是因为10年前出版的21世纪资本论》,这是一本在学术界领域很难得一见的畅销书,几乎能够跟当年霍金的《时间简史》相比。

他在这本书之后,最近又有一部更宏大的巨著,法文版已经率先面世,而中文译本据说也将在今年内出现,就是《资本与意识形态》(Capital and Ideology)

皮凯蒂常年有很多合作的伙伴,其中有两位,一位就是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另外一位是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

两位最近在英国的一份主流报纸《卫报》上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他们认为,现在这个全球问题之下,政府应该做什么呢?政府应该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最后的把关者”payers of last resort

这篇文章全名为《This crisis calls for massive governmentintervention: here's how to do it》,中文为《这场危机需要政府的大规模干预:如何做到》,发表于《卫报》,2020年3月18日刊

政府是没有路可走的人最后可以得到庇佑的地方。

给你庇护的办法是什么呢?

并不是像刚才我说的给企业减税,或者是给企业贷款;而是政府直接出钱去替中小企业支付薪水给他们的雇员,比如丹麦最近就有这样的做法。

那政府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其实是一个保就业的直接手段。相比于给企业减税,我们会发现这些做法很违背现在主流经济学的看法。但是,这两位学者都认为直接发钱可能更加有效。

因为在这个时候,给企业减税或是降低贷款难度并不一定就能够直接保障企业不裁员,而最好的使得大部分人都能够继续获得就业机会的办法就是直接发钱。

替代企业给员工资薪,或者政府直接发薪给员工,其实是很多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经常讨论的问题,即所谓的“全民基本收入”

这对于主流经济学界而言,是一个离经叛道的想法。

所谓“全民基本收入”,就是政府给整个社会的成员一个基本的收入保障,让全部社会成员都有一个起码的、有体面、有尊严的活下去的办法,先活下去再说。

那么,现金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是不是去实行或者探讨上述路径的一个好机会呢?

我不敢肯定。

但是,作为保就业的方法之一,“全民基本收入”的确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我比较认同的一个讲法是,至少在面对另一次全球大萧条之前,现在是时候好好认真检讨,过去几十年来主导全球经济政策主流走向的一些想法;是时候去重新思考经济制度,及其背后的社会政治环境和意识形态支撑。

皮凯蒂在他最近新推出的这本厚达1000页的法文巨著中,他想证明的是,事实上从来没有一种经济思维和经济主张能够中立于意识形态和立场。

当代主流经济学对于公正和公平的想法存在明显的忽略,但是,现在是时候把公平和公正重新代入经济学的讨论里,否则我们的经济没有办法可持续。

希望大家能够自由开放地继续去探讨,让我们都能够在知识的领域、在认知的模式上有更多的启发及获得,从更宽阔的背景和视野来思考我们的经济还能怎么走下去。